首页 资讯 农业 汽车 房产 科技 养老 教育 展会 自媒体
财经 体育 娱乐 生活

商标争议悬而未决 谁的“红牛”

来源:互联网 作者:王晓杭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16
  华彬集团和天丝医药,这对昔日伙伴如今已然恩情不在。深陷“红牛”商标授权纠纷中的他们,为了捍卫各自的权益而选择“战斗”。而一同面对和迎接“战斗”的,又岂止他们。
  新金融记者 淮纯菊
  语出惊人
  “终于坐不住了。”——这是圈儿里人对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华彬集团旗下快消品板块,以下简称:华彬快消集团)在月初的高调发声作出的评价。
  此时,距离新金融观察记者首次独家披露“2016年红牛商标授权到期”一事,已过去了两年有余。
  两年间,故事的主角纷纷从幕后走向台前,甚至对簿公堂,大有“你来我往”的架势。而早先,不止一次的私下谈判终究没能掩盖住双方在20年间积攒下来的矛盾,以至于走到了对立面。
  将时间拉回到当下,这个4月。
  华彬快消集团一改往日的缄默态度,不仅选择在人民大会堂“总结”过往20余年华彬集团在饮料行业的“成绩”,其董事长严彬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之前签订的是50年的授权合同,现在才过去了20年,之前双方签订的合同在当时的国家轻工业部有备案。”
  显然,华彬方面是想表达,“一切如旧”。但实际上,近两年,据不完全统计,诉诸其商标侵权的案子已20余起。
  “如果一切真的如旧,还用站出来高呼吗?”一食品饮料行业资深从业者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首先应该站出来说“NO”的,自然是严彬言语中“我们”的另一方——TCP集团成员、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丝医药)。
  “商标授权还有30年的报道刚一出来,我就收到了天丝医药的‘声明’。”一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该公司一直被华彬集团运营,以下简称:中国红牛)的员工对新金融观察记者笑言,对方的反击很及时。
  有关这份声明,经新金融观察记者向天丝医药求证,内容属实。其核心内容是说,严彬先生所述内容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天丝医药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公司)的最后一份商标许可合同是2009年签署的,这份合同明确指出‘该份协议签订之日起,双方此前所有商标许可合同立即终止。’且根据该份协议,针对合资公司的商标许可在2016年6月已到期。事实上,所有此前的商标许可协议均因为双方同意而终止或到期而终止,因此华彬集团所述内容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13日,天丝医药在给新金融观察记者的回复中强调。
  “果然,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对手。”前述从业者调侃道。只是,这组对手却是昔日的伙伴。
  通过天丝医药的官方回复,不难发现,在过去的20年里,华彬集团和天丝医药之间,除了商标授权,还一起组建了合资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前述中国红牛成立于1998年9月30日,有四个股东。持股比例分别是:泰国红牛占88%,北京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怀柔国资委独资国有企业)占1%,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许氏家族独资公司)占7%,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严彬独资公司)占4%。
  而事实上,严彬与天丝医药的缘分始于泰国,在红牛没有进入中国之前,两者在1995年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红牛),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68%和32%。
  如此一来,在前述中国红牛公司中,许氏家族和严彬的持股比例分别是66.84%和32.16%。
  令人颇为不解的是,去年8月,天丝医药方面曾公开表示,在合作的20年间,严彬不曾开过董事会,而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许氏家族也没拿到过一分钱分红……
  兄弟反目尚且自说自话,何况这桩看上去有点复杂的商业缘分。不过,一个清晰可见的事实是,故事里,“我们”的某一方在说谎。
  “马”失前蹄
  “对某些言论,我只能呵呵了。”一中国红牛的前员工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他在华彬快消集团所属的北方某区域市场有过5年以上的工作履历,在感谢中国红牛曾带给他丰厚的待遇和职业成就感的同时,也对发生在去年的被离职事件颇有微词。
  “不可能是50年,如果商标授权真的如董事长所言,还有30年,为什么集团从2017年的第一季度就开始大量缩减销售团队的编制?不仅如此,公司甚至还聘请了专业的谈判公司来执行减员计划。谈判从经理到员工,逐一进行,在大刀阔斧的减员行动中,被离开的我们,基本上都没拿到什么补偿,连我所在市场的区域经理也没拿到一分钱……”上述前员工说起这段,依旧情绪激动。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被离职已经不是第一次,不过,相较于从中国红牛离开的两手空空,前一次,他“收获颇丰”。
  在这位前员工看来,公司的“不赔偿”行为,实际上是在给华彬快消集团省钱。就他所在区域市场的那一次大规模离职事件,少说也给公司省了近千万元。“公司在改变战略战术的同时,也在尽可能地节流。”
  而这些,在他眼里,都是华彬集团应对商标授权到期的行为抑或是佐证。
  事实上,采访获悉,华彬集团应对“商标授权到期”一事的准备工作,最早开始于2013年。“他们一早便开始物色产品,并寄希望于有一款合适的产品可以替代红牛。”
  直到2014年9月,华彬集团收购了美国天然椰子水品牌唯他可可(Vita Coco)25%的股份,成立了唯他可可中国公司,并推出了唯他可可椰子水产品。之后便是儿童饮料果倍爽、VOSS水以及华彬集团的亲儿子——“战马”横空出世。
  “公司决定推出PET包装的功能饮料(战马),就足以说明,其方向是塑装的功能饮料市场份额,而非罐装。不过,经过一年多的市场运作,战马境遇坎坷,如今,又要出罐装了。”前员工称。
  对华彬快消集团未来的境遇,他深感忧虑,当然,这取决于他的“经历”。
  除了VOSS水,华彬快消集团旗下的另外几款饮料产品,他都参与过运营、销售。“全在赔钱。不仅如此,那个被寄予厚望的战马,第一批上市的产品已经过期,部分区域的经销商处理过期货品都还来不及。更糟糕的是,华彬方面开启了一元乐享活动,买战马中奖后加一元换购一瓶红牛……这足以说明,华彬集团想透支红牛的最后一丝品牌价值以抬高战马的品牌地位,当然,这也是放弃红牛的表现。”
  在他看来,没有了红牛的华彬快消集团注定坎坷。“且不说未来如何,单就其想通过战马来力挽狂澜是很难的。”
  这一点,或许可以从华彬快消集团对战马的“预期”中窥得一二。
  新金融观察记者从一知情人士处获悉,2018年,华彬方面对战马瓶装、罐装饮料的销售目标是:“合计15亿元。”与此同时,其将2018年全品类(集团旗下所有饮料产品)销售目标定在了223亿元。相较之下,孰轻孰重已无需多言。
  不过,上述那个微观真实的层面还不足以说明华彬快消集团目前的生存现状。就前述在职员工所在的区域市场,便是另外一番天下了。
  “即便没了红牛,我所在市场的其他产品销售也能让该市场所有人自给自足。”前述在职员工称。虽然,在商标授权一事的具体年限上,他也颇感困惑,但对市场,他同样信心满满。以至于公司对他降职、其他功能饮料公司甚至包括天丝医药对他挖角,都没能让他离开现有的岗位。
  只默默说了句:“我淡定。”
  运筹帷幄
  在商战抑或是混战中,能保持淡定的,应该是少数。那些看得见抑或是看不见的利益,很多时候都足以使人作出改变。当然,那个被动“吃亏”的人,不会一直被动。
  天丝医药的反击,始于两年前。对华彬集团严彬的起诉以及对上市公司奥瑞金的起诉都是公开层面的反击,这些,无疑在说,旧账,该算一算了。
  不过,作为一家外资企业,虽然有着广为人知的产品,但想在中国市场另起炉灶,又岂是容易之举。
  注册公司,拿到资质,甚至产品的配方得到国家的审批,再到投产、铺市,以及销售……这每一环,都不是小事,且环环相扣。看得见的利益是红牛在中国功能饮料市场格局中既有的市场份额,看不到的风险是,在这期间某一环衔接不好,都有可能前功尽弃。更别说,生逢乱世的泰国红牛还将全面遭遇来自其他品牌功能饮料的围住堵截。
  “自20多年前第一次将红牛产品引入中国,天丝医药始终全心致力于保持红牛品牌在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我们正评估各种方案,包括启用新的商业模式,并将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来保证红牛继续为中国市场服务。”有关天丝医药对中国市场的“想法”,其在给新金融观察记者的回复中是如此描述的,但其官方并不着急披露更多的细节。
  不表态并不代表不作为,采访获悉,为了尽量缩短前述那个进入中国市场的复杂流程,“天丝医药在广州买了一家壳公司,该公司已经拥有生产功能饮料的资质,但配方相较于原来红牛饮料的配方已有所变化。更重要的是,品牌已经变为‘安耐吉’。”一知情人士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据他了解,泰国红牛的代工厂商已经找好,如果进展顺利,泰国红牛的产品将很快出现在市场上。虽然尚不知消费者对安耐吉是否买账,但就了解原委的经销商来说,“有很多已经迫不及待了”。
  与实质工作进展迅速不同的是,泰国红牛在中国目前还没有能够对外“亮相”的办公机构甚至公司名称。而一票的吃瓜群众,也只有干巴巴等着的份儿。
  在天丝医药前述的那份声明里,将华彬集团以及严彬近期的所为看作是“拖延”战术。其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严彬先生所采取的绝望的手段仅仅服务于一个目的,即进一步拖延针对严彬先生本人及其附属公司的诉讼,并且误导公众对于红牛商标许可状况的认知。
  “像严老板这种隐形富豪,前些年哪见过他在公共场合为售价几元钱的饮料发声?这只能说明商标授权的事儿,真的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凡此种种,无非是在维稳罢了。毕竟,不论官司的走向最终几何,目前中国红牛还是在正常销售的。”前述知情人士称。
  在华彬集团严彬与天丝医药的诉讼以及红牛商标之争的胶着状态下,另一起有关严彬的诉讼正在英国上演。
  具体情况是,严彬曾经起用的“重臣”——华彬集团前国际业务负责人倪松华在英国对严彬提起反诉。
  “这起诉讼揭示了华彬集团非正规、有时甚至随意的管理方式。倪松华在诉状中指称,这位痴迷高尔夫的大亨在激励他为该集团收购海外资产的一系列承诺上食言。”外媒在报道中如此表述。
  “我觉得严彬非常善于博得别人的信任,并为他做项目,”倪松华在面对上述媒体采访时表示,“但到了掏出钱包付钱的时候,他就会对你变得冷漠,你会发现整个生意安排不像你当初以为的那样。”
  “虽然我们不能从这些诉讼中给严彬先生定性,但它们至少说明了些什么。”前述知情人士称。
  面对纷繁复杂的外界,华彬快消集团官方表现得颇为“冷眼”,该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目前正处缄默期,不方便做任何回应。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纳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王晓杭
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港湾街20号名仕财富中心B座1517室 联系电话: 0411-84950851
© 2017 大连华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辽B2-20170212 备案号:辽ICP备17007383号-2
辽公网安备 2102110200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