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农业 汽车 房产 科技 养老 教育 展会 自媒体
财经 体育 娱乐 生活

三泰控股卖资产摘帽后业绩再暴跌 泰达宏利巨亏

来源:互联网 作者:王晓杭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3
  6月13日,三泰控股(002312.SZ)的股价跌至4.07元。在最近一个月,公司的股价处在2015年股灾后的最低谷。如果说股价是公司基本面真实反映的话,三泰控股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如何实现公司内生性增长,如果摆脱亏损困境,是目前留给上市公司最重要的功课。
  当然,有许多上市公司通过一系列外延式并购实现业绩增长,美化财报,公司的股价也会“起死回生”。但真正优质的公司首先应做的是将现有的主营业务做大做强。在基本面没有改善的情况下,任何并购产生的业绩仅仅是账面实力。
  2017年的三泰控股,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摘星脱帽”。公司在5月4日宣告重组失败后,是继续寻找标的资产进行重组,还是勤炼内功,改善基本面?
  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摘帽是“饮鸩止渴”?
  翻看三泰控股历年财报可知,公司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38亿元和-13.04亿元,因此也被 “戴帽”。如果公司在2017年继续亏损,则公司会面临退市风险。
  上市公司当然不肯坐以待“毙”。2017年,三泰控股实现营业收入8.06亿元,同比减少22.5%;实现净利润3.02亿元,同比增长123.19%。营收同比下降而净利润却同比大幅上升,难道是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品及利润率有了显著的提升?
  答案是否定的,三泰控股能在2017年实现扭亏为盈的是依靠非经常性损益。年报显示,公司当年的非经常性损益为7.8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81亿元。
  很显然,如果没有这巨额的非经常性损益,公司根本无法盈利。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因处置成都我来啦网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成都我来啦”) 66%股权,增加净利润7.31 亿元,其中计入股权处置收益 4.48元。这4.48亿元不具有可持续性,因此属于非经常性损益。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我来啦是智能快递柜品牌“速递易”的拥有者。年报显示,成都我来啦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6亿元,-5.03亿元和—4.12亿元,还未摆脱亏损泥潭,从这个角度来看,上市公司的处置很有必要、很有魄力、很有水平。
  不过也有人质疑,此次出售成都我来啦也是否有些“饮鸩止渴”?理由是,三泰控近些年一直将速递易作为其两大核心业务之一,且从此次的出让价格来看,速递易业务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就在上个月11号,公司董秘宋华梅在四川地区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上宣称,中邮速递易智能快件箱已实现包裹交付累计超过15亿件,已成为全球领先的智能快件箱运营公司。
  新浪小编还发现,在公司2017年依靠非经常性损益脱帽之后,现任高管大多数都涨了薪酬。财务总监曾传琼2017年的薪酬为47.86万元,同比增长17.67万元,增幅为58.53%;董秘宋华梅2017年的薪酬为46.66万元,同比增长16.59万元,增幅为55.17%;董事兼副总经理朱江、副总经理贺晓静、副总经理兼风控总监朱光辉以及副总经理兼人力资源总监沈攀晓2017年的薪酬为45.95万元、39.15万元、36.85万元以及36.01万元;同比分别增长43.39万元、34.04万元、18.09万元以及13.65万元,增幅分别为1694.92%、15.01%、96.43%和61.05%。
  短期内依然依赖并购
  在将部分速递易股权转让后,三泰控股的日子并不好过。根据公司最新发布的季报,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5亿元,同比下降17.32%;实现净利润-0.88亿元,同比下降207.92%。而公司最新的毛利率则降到了4.12%,同比下降13个百分点,也是公司上市以来的最低值。
  三泰控股将大部分速递易股权转让之后,并没有在短期内实现盈利。雪上加霜的是,公司的传统业务金融电子及服务行业的毛利率下降得也很明显。根据三泰控股回复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公司2017年金融电子及服务行业的毛利率为10.91%,同比下降6.97个百分点。其中,金融安防业务和金融自助业务的毛利率同比分别下降1.36和15.87个百分点。
  上市公司对上半年的业绩预判也较为悲观,公司预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5亿元到-1.4亿元,虽然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但依旧是亏损预期。
  在公司业绩双降、毛利率不断下降得情况下,公司要想在下半年实现扭亏为盈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如果依靠内生性增长,则公司基本面必须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概率很小;而依靠外延式并购,则公司在短期内大概率可以扭亏为赢。
  公司在2017年11月25日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一家为社区生活服务的标的资产。不过在今年5月4日发布公告,称因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条件不够成熟而终止此次收购。
  在公司复牌以后,股价应声下跌,从停牌前的6.79元/股下跌至6月13日的4.07元/股,最低时为5月31日的4.01元,较停牌前下降了40.94%
  最不能承受股价之痛的莫过于泰达宏利基金和国华人寿保险公司两家机构。上述两家公司分别参与了三泰控股2015年的定增,持股价为13.45元(复权后)。
  根据公司一季度报,泰达宏利基金-民生银行-泰达宏利价值成长定向增发312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2229.93万股流通股,占已上市流通股比例1.62%;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三号持有1100万股,占已上市流通股比例0.80%。
  2016年11月17日,2015年定增的限售股解禁,三泰控股至今最高价格为当日创下的11.10元。粗略计算,泰达宏利基金-民生银行-泰达宏利价值成长定向增发312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三号分别亏损1.6亿元和0.8亿元左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纳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王晓杭
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解放路162号 联系电话: 0411-84950851
© 2017 大连华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辽B2-20170212 备案号:辽ICP备17007383号-2
辽公网安备 21021102000241